中国国旅标志(Logo)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微信服务号:
138 6018 3958
厦门国旅--厦门中国国旅CITS----厦门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厦门旅行社
厦门中国国旅--公司首页 厦门中国国旅--厦门旅游 厦门中国国旅--租车服务 厦门中国国旅--签证服务 旅游线路【厦门国旅】 关于厦门中国国旅介绍 联系厦门中国国旅 厦门中国国旅旅游论坛
首 页 
现在是
旅游资讯 厦门中国国旅旅行社--旅游资讯
出境旅游 厦门中国国旅旅行社--签证服务
省内旅游 厦门中国国旅旅行社--省内旅游
省外旅游 厦门中国国旅旅行社--省外旅游
旅游常识 旅游常识--厦门中国国旅旅行社
旅游公告
环游世界,咨询更多有关中国国旅旅游内容,请扫描二维码,添加微信获取更多旅游咨询!
联系方式
地 址:厦门明发商业广场A区2楼南区161号(莲板BRT站正对面)
电 话:0592-2048000
传 真:0592-2026250
公 司: 厦门中国国际旅行社
邮 箱:845520742@qq.com
厦门常用电话号码
厦门市长专线: 968123
厦门社会保险与劳动保障
电 话:12333
厦门劳动监察
电 话:5110656  
厦门地税咨询
电 话:12366
厦门消费者投诉
电 话:12315 
厦门物价监督
电 话:12358
厦门环境保护
电 话:12369
厦门法律服务
电 话:12348
厦门报警电话:
110 (119已与110合并)
厦门急救电话:120
厦门包打听:160
厦门建设投诉
电 话:2216060
厦门工商投诉
电 话:2202922
厦门拒开发票举报
电话:2287333(国税)98198(地税)
厦门外商投诉
电 话:5057458
厦门台商投诉
电 话:5091659
厦门卫生投诉
电 话:2050120
传 真:2027772
厦门环境保护
电 话:12369  
传 真:2236583
厦门机关效能投诉:
电 话:5182625
厦门施工噪声投诉:
 2222394(白天) 110(夜晚)
 2222394(白天)110(夜晚)
厦门火车站
电 话:5810102
厦门国际机场
电 话:5730015
传 真:5730530
厦门航空
电 话:573900  
传 真:5739091
厦门轮渡公司
电 话:2053370
厦门长途汽车
电 话:2218591   
传 真:2234601
厦门的士中巴
电 话:5615610  
传 真:6013390
厦门电信用户投诉
电 话:180
首页 >>> 旅游常识  
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150师战后被取消番号,其主力448团被越军几乎全歼
浏览 1310次 [2017/12/24]


一九七九年我军历时28天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出境作战理论上就此结束,但事实上,参战的50余万名官兵中,仍有数百人下落不明。有的已流尽最后一滴血,长眠在亚热带的红土地;有的因负伤或迷路未赶上部队,正在异国密林中遭受饥渴与恐惧的煎熬;还有的已被解除武装,在越南人的枪口下痛苦而屈辱地度日,沦为战俘。

我方官兵落入敌手,在战争正式爆发前就发生过,那时,一线部队曾多次派出侦察分队潜入越南境内搜集敌情,有的分队未能全身而退,最早被俘的是41军123师侦察连的一名卫生兵。


对越自卫反击战于1979年2月17日清晨爆发,我军第一轮攻击波便投入了二十多个步兵师,势若排山倒海,地面炮火的猛烈程度超过了越战时美军的水平,这种情况下越方当然难以俘获我方人员。至3月2日,我军攻克越北重镇谅山,越南首都河内门户洞开,整个红河三角洲已无险可守,但根据战前即已制定的作战计划,我军停止攻击动作,对外界称“达到了惩罚目的”,随后逐步安排撤军事宜。此时越方手中的我军战俘不到40人,多数是丧失战斗能力的伤病员,而我方俘获的越南武装人员却有数千人之众。

这样的形势下,灾难却悄悄降临。

3月5日以后,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出境的部队陆续回撤,沿边各地群众纷纷搭起凯旋门欢迎英雄归来,这情景让没出境的部队感到脸上无光。于是该军一再请示,坚决要求让部队走出国门,到实战环境锻炼。广州军区前指觉得战事已近尾声,估计再无硬仗可打,遂同意150师出境掩护友军撤退。50军数名副军职领导组成指挥组率150师出征。150师是仓促上阵:苦练多年的老兵大多已在战前被抽调到其他参战部队,补充来的新兵入伍仅数月,仍是满脸稚气,大部分连排级军官是刚刚提拔的,有的刚刚调来,还来不及认识本连战士,有的连队竟无一套完整的战区地图,有的士兵出发时穿着塑料凉鞋(应该是适合山地作战的高腰防刺防滑解放鞋)。尽管如此,全师官兵仍士气高昂,求战心切。

3月11日中午,在越南高平市以南40余公里的班英附近,150师448团突然遭遇从河内赶来参战的越军精锐部队,云雾萦绕的群山中顿时枪炮齐鸣。双方稍一过招,高下立分:越军熟悉地形,富有山地丛林作战经验,指挥官判断准确,部队行动坚决果断,战至12日下午,448团前指及二营的退路已被切断,四周要点大多被越军抢占。

危急关头,448团请求全团收拢后边打边撤,师部同意,但50军驻该师指挥组部署失误,只派1、8连走小路增援二营,结果这两个连被越军缠上后也无法脱身。因山地环境的影响,被围部队只能断断续续地与上级和友军进行无线联络,失败的惶恐逐渐在人们心头弥漫。在最终失去联络前,448团团部不负责任地作出了各单位分散突围的决定,最后,该团前指、二营、一营1连、三营8连等部陆续被越军分割包围,共失散542人,丢失各种枪支407枝,其中200多人先后被俘,包括团参谋长、二营教导员以及十多名连排长。最可耻的是,8连负责干部冯增敏,李和平带领连队集体投降。

为避免影响士气,我方没有通报448团200多人被俘一事。越方却把这些战俘押到外国记者面前大肆拍照报道,其中最著名的一张照片是一名越南女民兵手持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押解他们的情景。河内“越南之声”广播电台也很快编排了一个名为“向亲属报平安”的特别节目,每晚安排两、三名我方战俘讲话,自报姓名、籍贯、部队番号、职务以及被俘后所受优待等等,以图瓦解我军官兵意志。当时我军的连级单位才有一台收音机,部队也严格执行了严禁收听敌台的命令,但在社会上,这样的广播仍引起了不小的震动。1979年3月15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正式结束。之后的一、两个月里,还有少数被判失踪的我军官兵经过艰苦跋涉陆续归队,他们形容枯槁,遍体鳞伤,但逃过了被俘的厄运。


5月初,经国际红十字会调停,交战双方互报战俘名单,越方的名单上,我方战俘共有239人,其中448团就占了202人(后来1人因伤病死于羁押期间,实际交付遣返238人)。

我方在这场30天的战争中押回了数千名越南俘虏,尽管这些人都是在真枪实弹的较量中被活捉,但其中不少是越南政府临时武装起来的边境居民,没有军籍,根据国际法不能算是战俘。后来两国约定交换俘虏前,我方就用车将这些人送到边界无人地带就地释放,而对在押的越南人民军、公安军战俘则如实登记造册,共记1636人。

交换俘虏工作完成后,我方归来的238名官兵经过医院体检治疗后,全部送到位于南宁市郊吴墟机场的“学习班”。在这里,他们接受组织安排的教育和审查,每个人都详细讲述了自己被俘的经过以及被越方羁押期间的表现,同时映证他人的相关行为。

半年之后,审查工作全部结束。238人中,大部分士兵继续留在原部队直至服役期满,数名有变节行为的被判刑。对军官的处理要严厉得多,全部清理出部队,大多数人带着有历史污点的人事档案转业回原籍,不少人受到了开除军籍、党籍或干籍的处分,数人被判刑。150师448团8连原负责干部冯增敏、李和平均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关于50军的问题,第一副总参谋长杨勇亲临该军总结。之后,当时50军驻150师指挥组的成员,一名副军长被撤职,一名副政委被党内警告,另一名副军长被撤职降级。1985年,50军撤销番号,150师不复存在。

50军原为国民革命军第60军,是当年的云南王龙云用全法式装备武装起来的地方部队,官兵清一色云南子弟,参加过台儿庄战役、入缅作战、滇西会战,抗战胜利后入越接受日军投降,大败海运过来想捡便宜的法军。后全军起义被改编为解放军第50军,首批入朝作战,曾痛击英军功勋部队格罗斯特营、坚守汉江防线8天8夜,战功赫赫。


50军150师这一番号在我军历史出现过三次。

第一个150师存在时间最短,于1949年1月由长春起义的国民党60军暂编52师改编而来的,1949年8月该师取消番号,部队补入148、149师。

第二个150师战绩最为辉煌,其前身是1948年2月25日在营口起义的国民党暂编58师,先后使用辽东军区独立8师、辽东军区独立5师番号,1949年2月改称第167师,9月改为150师,后随50军入朝,歼敌4517人,回国后,1964年12月改编为辽宁省军区独立师,1982年改编为赤峰守备区守备11师,1994年撤编。

1967年11月,50军调防四川后,以成都军区独立步兵1、5、10、12团、独立步兵营和独立高炮营为基础组建了历史上的第三个150师。这些原部队曾在四川北部的甘孜、阿坝地区参加过剿匪作战.作风偏软,其组建时又正值文革,部队建设受到政治风云的极大干扰,政治学习占用的时间多,军事训练则严重不足。而且当时国家财政紧张,军费不足,非主力部队要担负抓生产搞副业供养主力部队的任务,150师作为丙种师,十余年里每个步兵团只有一个营算是军事全训单位,其余的开矿、养猪、种菜、烧砖、修路、建营房,估计很多士兵到退伍时连怎么放枪都忘了。这种状况的部队是无法打仗的。

1978年年底,部队作战前准备,150师扩编为甲种师,当年入伍的新战士和北方部队抽调的老兵调入后,全师从6000多人急剧扩充到11000余人,崭新的各种武器装备从战备仓库运到部队,光是擦去上面的防锈油层就费了不少功夫。人、枪倒是有了,但最大的问题是,全师仅连级单位就比原来多出了一倍,如各步兵营原为两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扩编后成了三个步兵连、一个炮连、一个机枪连,原团属特务连本来是侦察、警卫、工兵三个排,扩编后便成了三个连,谁来率领这些新的单位冲锋陷阵呢?于是部队大规模提拔干部,原来的连排长几乎都升了半级,老一点的班长升排长,入伍一、两年的老兵大多担任了正副班长。只是,他们的军事素质和指挥能力还达不到新的岗位的要求。

作风软,训练不足,成员相互不了解,基层军官难以胜任本职工作,这些问题在近距搏杀的步兵作战中可都是致命的硬伤。第一阶段作战完成后,150师争取到出境作战任务,448团先行越过边境线,官兵们穿着总后试发的77式新式军装,与陆续班师回国的友军逆向前进,非常引人注目,也让他们倍感自豪。但进入战区后,3月11日中午,该团因为骄傲轻敌,也因为缺乏经验,警戒分队及各部尖兵均未能提前发现越军,而是径直走过了越军的潜伏阵地,导致身后的团前指及直属的几个连突然遭到越军集火射击,损失惨重。这时,未受攻击的前锋部队眼见团前指遭受攻击,却不知道从侧翼攻击越军或强行与前指合兵一处,而是坐等命令,以致贻误战机。其实越军怕的就是这两手,所以一招见效后也不恋战,迅速转移。在战斗暂停的空隙里,448团仍是一头雾水,判断不清刚才攻击自己的敌人大致有多少兵力、火力配备情况、作战意图以及下步可能的行动,跟上级汇报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之后150师便命令448团收缩阵形、边打边撤。这一决定看似无懈可击,但在山地丛林战中,撤退的关键是要抢占要点、确保路线畅通,然后各分部交替掩护回撤,否则部队即使几百、上千人集中在一起,也只能是被四周的敌人不断杀伤、消耗而已。当晚,1连、8连在奉命回缩增援团部的途中便被越军缠住,之后再也无法脱身。实际上,3月11日晚上这段时间最为关键,448团因为得知150师另两个团即将前来增援而安下心来,越军却在准确判断敌情后抢占了448团回撤路上必经的大多数山头、隘口,同时调来了用于分割、突击、打援的兵力。至3月12日下午,448团前指、二营等部1000余人终于陷入重围。这样的危急关头,却没有哪名军官站出来勇挑全盘指挥的重任,也没有哪个连排敢当开路先锋,团部最终作出了“分散突围”的决定,但在莽莽群山、云遮雾掩、强敌环伺之中,这一决定无异把部队置于任人宰割的地步。如此作风,焉能不败!


战后资料表明,攻击448团的越军部队兵力开始是一个加强步兵营,后来逐步增加到团级规模(没有重炮和装甲力量)。这本来是一场遭遇战,越军发现我军后冷静观察,首先选准448团前指突然袭击,之后因兵力不足而撤出,改以不间断的小规模战斗保持接触,在此过程中又判断出我方战斗力不强、意志不够坚定,因而迅速调集部队,在448团回撤时打了一个歼灭战。

448只是很特殊的情况下才有那段历史,448的老兵和能打的干部都补充出去了,家里就剩下刚从地方补充来的新兵;(就是在火车上学瞄枪的那种)基本没有战斗力,是因为战争快结束了才出去的。我们永远怀念在南疆牺牲的战友,不能将448的某一个人的行为;来看待150师的英雄们;

最最不平的是那些死去和那些至今还是失踪的人,他们灵魂还飘荡的异乡,还游走在高平的深山密林中,谁去关心他们,谁又为他们抱不平呢!其实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没有人能够抹杀我们150师的战绩,没有人能够有资格指责我们的战场表现,我们的448团是在撤退时被围,我们是有一个连长举旗投降,难道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难道是我们甘心被俘吗,不是!我们的官兵一样有热血激情,我们的官兵一样的可以为国捐躯,但是!大家别忘记了战争的残酷,当你带领一群娃娃兵,没有任何的战术经验刚入伍3个月的新兵,面对战术经验老道,久经战争的对手来讲,你如果当时是448团的一员,你会是什么样的表现。——448团老兵的回帖

是啊,150师没有被俘的将士很坚强,他们很多都爬回了祖国,有的牺牲在异国的丛林里,至今尸骨未还,灵魂还在异国他乡飘荡。

有的战士回到祖国的时候身上都溃烂长蛆了。但他们还是凭自己对祖国的忠诚,凭对中华民族的一腔热血,忍着饥饿,疲劳和生命的危险,艰难地爬回到祖国的怀抱,而且很多同志的武器都没有丢失。


很被俘的同志在越南战俘营艰难的度过那段日子,但他们的心和祖国紧紧相连。回国后由于448团的个别败类,使大家蒙羞,得不到亲人的理解,大家想一想这30多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啊。

但今天我们要大声的说;他们都是英雄,是那个时代最可爱的人!150师的战友们你们受苦了!

读后感:含泪读完老战友的此贴及跟帖,仿佛又回到了1979年那硝烟弥漫的战场,回想起3月10日我随部队(121师)在越南高平市外围执行搜缴残敌任务时曾与150师兄弟部队在公路上相遇,那时我们已经不像人样了,20多天没洗脸有的战士军装打烂了帽子打丢了领章给丛林树枝刮丢了就像电影中刚打完一场艰苦战役的战士镜头,已经没办法再讲究军容风纪了,当时看到150师兄弟个个军容整洁武器装备都是崭新的我们都很羡慕,一看就知道这支部队是刚从国内进来的还没打过仗,有位老兵还特意跑到150师队伍中去打听询问是哪个部队的,有位四个口袋的干部回答说是150师的,我们两只兄弟部队很快擦肩而过各自执行着各自的战斗任务。

后来3月15日我部掩护前线各部都撤出后,负责炸桥炸公路任务以阻断越军的追击,然后我师三个步兵团交替掩护还有20多公里就撤到国内了,这时又接上级命令,命令我部就地待命迎接新的战斗任务,后来我才知道150师的一个营还在里面,我部又重新布阵占领有利地形并组织派遣了一只精良的侦察大队轻装上阵重新返回高平敌占区去营救150师的兄弟,但最终没能达到预期的结果,3月16日我部又接上级命令撤回祖国。

战争是非常残酷的。150师的兄弟是好样的!后来我部撤出越南在广西边境休整时经常听到有150师的兄弟零零散散边打边撤历尽千难万险从中越边境爬了回来,有的已经爬过边境又牺牲了,他们太苦了太累了,他们没别的要求,死后能埋在自己祖国就心满意足了。。。。。。


关闭窗口】· 【打印】·
旅游资讯  
上一条:1992年云南平远街缉毒枪战全记录
下一条:79年越军袭击我军指挥所的几个战例
关于我们
售后服务
帮助中心
网站条款
产品服务
版权所有© 2008 厦门国旅---中国国旅CITS(厦门)国际旅行社 有限公司  -----   厦门中国国际旅行社
China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imited(CITSxiamen),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厦门明发商业广场A区2楼南区161号(莲板BRT站正对面)
厦门中国国旅--报名电话:(0592)2048000 2049000  5374333   
传真:(0592)2026250  
 QQ:845520724闽ICP备14014651号

您是第个访问者
 
在线咨询1号-厦门中国国旅
在线客服3号-厦门中国国旅
在线客服2号-厦门中国国旅
在线客服3号-厦门中国国旅
客服4-厦门中国国旅旅行社